• >
主页 > 482018.com >
482018.com
漫画CP如何“过冬”?专访翻翻动漫沈浩
发布日期:2019-09-17 14:31   来源:未知   阅读:

  翻翻动漫成立十周年在即,创始人沈浩的目标早已不再局限于最初的“让国内年轻人享受到日本漫画”。

  成立于2009年的翻翻动漫最早是日本集英社在中国的版权代理,曾引进《海贼王》《死神》《火影忍者》等头部漫画作品。随着国产漫画行业兴起,沈浩从中看到了市场与漫画作者的双向需求,据此开辟了原创漫画作品的挖掘与孵化业务。

  此后,翻翻动漫的业务逐渐扩展为国漫原创及运营、海外引进及国漫出口、衍生品制作及分销、漫画教育培训四个板块,并成为国内少数能实现漫画全产业链开发的动画CP之一。

  “我们是一家综合型的漫画CP公司。”沈浩在接受《三声》(微信公众号:tosansheng)专访时表示。

  原创项目的孵化与运营是翻翻动漫的主营业务之一,并在长期海外合作基础上增加出海新方向。而新近拓展的衍生品制作与漫画教育培训业务既是新的现金流来源,也是对主营业务的延伸与补充。

  对于被频繁提起的“漫画行业寒冬”,沈浩有着不同的看法。“我们其实一直不认为这是漫画行业本身的寒冬。”在他的观察中,漫画的读者群与市场都在不断扩大,漫画行业本身正在走上坡路,而之所以被认为“寒冬已至”,是因为整体经济下行对漫画行业及其关联产业链造成了间接的影响。

  “我们作为漫画CP公司应该怎么做呢?”沈浩说,“一是严控现金流,要活得好好的。此外,更重要的是积累我们的粮草资源——优秀作品。”01 囤积“粮草”

  翻翻动漫的主营业务是国漫原创及运营,而漫画人才是发力原创内容必不可少的要件,为此,翻翻自建了一套漫画作家挖掘与孵化机制。

  已连续举办十三届的“新星杯”原创漫画大赛是翻翻动漫选拔新人的源头。据沈浩介绍,“新星杯”评审团队由《少年JUMP》杂志主编、日本主流出版社编辑与国内外知名漫画作者组成,评审标准囊括作品内容、作者成长性等因素。每年,翻翻动漫都会与获奖选手进行接触,从中挖掘优质人才并为其提供签约机会。

  从2014年开始,翻翻动漫每年新增签约作者人数维持在10至20人,沈浩透露,随着整体市场趋于冷静,比起作者数量,翻翻动漫更看重作品孵化效果,“所以这两年新吸收的人相对少一点,我们更注重现有作者的进一步挖掘与打造。”

  除了签约新人,翻翻动漫会以成立合资公司、作品授权等方式与口袋巧克力等业内成熟作者展开合作,围绕作品进行深度运营。而对于新人,翻翻动漫也有一套以“漫画家部落”为核心的孵化机制。

  漫画家部落位于翻翻动漫杭州总部,以工作室的形式对新人作者进行培育,在提供专业化培训的同时强化漫画编辑的功能。“国内漫画编辑以前都是做催稿、排版等事务性工作,很少参与创意性事务。”沈浩解释道,“我们有一支比较资深的漫画编辑团队,会从市场和读者的角度给作者提供建议,跟作者共同打造作品。”

  翻翻动漫的内容评价机制分为孵化与运营两个阶段。在作品孵化期间,由编辑、运营与品宣三方团队组成的审编会将对作品进行综合评判——编辑侧重内容方面,运营考察市场匹配度,品宣从自媒体营销角度切入。

  当作品上线后,翻翻动漫将平台与影视游戏等合作方的后端数据与意见反馈至前端,辅助作者与编辑进行后续创作。沈浩认为平台与合作方介入前期开发能够更有效地培育IP,“这是国内培育爆款IP一个比较重要和有效的模式,也是我们一直所强调的。”

  目前,翻翻动漫拥有超过200部原创漫画作品,与腾讯动漫、B站、爱奇艺漫画、快看漫画等主流漫画平台均有合作。除授权平台上线刊载等形式以外,翻翻动漫也与平台合作开发定制作品,如为爱奇艺漫画打造、由米沙主笔的连载漫画《隐世华族》。

  “我们公司定位是可持续生产精品的漫画CP公司。”沈浩说:“精品不一定都可以成为爆款,因为爆款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等各种因素凑齐才会出现,但爆款必然是从精品之中产生。”

  除了通过新星杯挖掘新人,以海外引进业务和海外合作关系为凭,翻翻动漫正在寻找新的内容源头。目前,翻翻动漫正在与日本主流出版社共同探索新的内容生产模式——漫画重置。

  “基本逻辑是挑选一批已完结的日本知名漫画,找中国作者进行重置。重置过程中会参考原作的框架与人物设定,但我们的作者会呈现全新的人设和故事,最终这个作品其实是典型的国漫作品。”沈浩说。

  漫画重置具有一定的市场优势。一方面,原作知名度能够帮助重置作品更快地打开市场,另一方面,重置作品在版权上比制作委员会模式下的原作更加完整,由翻翻动漫和原版权方共同持有,后续开发难度更低。

  翻翻动漫正在跟集英社共同筹备多个漫画重置项目。沈浩坦言,漫画重置的难度在于原作者大多抱有抵触情绪,“但集英社对我们的作者能力和商务模式比较认可,有了集英社这类日本版权机构从中协调,作者的抵触情绪会大大降低。”02 挖掘一次变现能力

  “一般CP公司可能将作品输送到平台后就结束了,缺乏后端运营能力,少量包括翻翻动漫在内的CP公司才有能力对其进行全产业链的开发。”沈浩对《三声》说,“漫画是这个产业链的最前端、最上游,我们对内容的运营就是让漫画在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去走一圈,这既是作品成长与培育的过程,也是变现的过程。”

  漫画授权分为一次权利与二次权利,前者指漫画作品本身收入,包括平台付费阅读与实体书出版,后者则是在产业链其他环节的延伸。相较于日韩市场,近年来中国漫画行业的二次权利收入远高于一次权利,其中又以影视与游戏授权为主要收入来源。小学生6楼阳台持狙击行人 杀伤力大

  当影游行业受各种因素冲突,漫画行业随之下行,漫画产业链的二次授权与变现难度相应增加。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强化漫画作品各种授权方式的收益成为翻翻动漫的侧重点。“尤其增加一次权利中漫画本身的付费。”沈浩说。

  翻翻动漫内部成立了专门的内容付费运营小组。“我们尽量推动精品内容走向付费,但这也对作品本身有一些要求,例如付费内容的更新频率相对更高,我们至少做到周更;同时故事性更强,未必是长篇连载,但一定有趣。”

  沈浩认为,随着付费方式便捷化与用户付费习惯养成,漫画本身将具备更强的收益能力,但他也表示,漫画CP只是内容提供方,需要在与平台的互动中共同推进漫画付费普及化。“现在平台也希望培养用户付费习惯,大家想法一致,推动速度会更快。”

  除了强化内容品质提高付费意愿,翻翻动漫正在围绕作者打造“作家经纪矩阵”,通过对微博、抖音等自媒体账号运营打造漫画作者形象,使作者本身成为一个话题,这种类粉丝经济的方式也强化了作者与读者的关联。

  “我们尽量去挖掘每一个人不同的点,然后为他打造互联网环境中的人设。”在具体运作过程中,新作者的人设将与作品同步运营,成熟漫画家在补齐人设后与作品联动,对于不适应人设运营的作者,运营核心仍在作品本身。

  “作品本身总归有期限,但只要漫画作者长期活跃,人设可以一直沿用,通过人设带动新作品,也能够放大作品的变现能力。”沈浩表示,“而人设也可以直接变现。现在微博自媒体变现方式非常多,例如广告、宣推、带货等。”

  目前,翻翻动漫旗下的NTC酱酱、米沙Misha两位漫画家的微博拥有过百万粉丝,在过去半年内,其粉丝量均实现成倍增长。而除了与自身作品联动,头部作者还会与粉丝体量较小的作者互动并形成作者矩阵,为新人作者带动人气。目前,翻翻动漫签约作者数量超过100人,根据规划,作家经纪矩阵将在年内扩展至八人左右。

  当国内市场整体回落,越来越多的目光投向海外市场。长期从事海外作品引进的翻翻动漫已经跟海外各个市场建立联系,而据沈浩透露,翻翻动漫将于今年成立专门的业务团队负责海外输出。

  “我们作品主要推往日韩、北美、欧洲和东南亚几个地区,在这些主流市场中,我们都有比较深入的合作伙伴。”沈浩表示,除了增加收入,海外知名平台也能够大大提升作品知名度。在出海内容的选择上,翻翻动漫一是看当地市场需求,二是优先选择已在国内市场获得阶段性成功的优质作品。

  截至目前,翻翻动漫已经为海外市场输出50余部国漫,其中,《快把我哥带走》已经在集英社连载,《沙与海之歌》、《识夜描银》等作品登录韩国多个漫画平台,《拾又之国》已经拥有十余种语言的译本,并于7月初受邀参加欧洲最大漫展JEP2019。

  不过,翻翻动漫的主战场仍然在国内。“我们并没有专门地打造海外市场,只是漫画作为国际性的阅读体裁,在国内市场受欢迎的同时,一般在国外也会受欢迎。”沈浩说。03 “寒冬”与现金流

  “应该说在整体经济下行阶段,漫画产业的各个环节都受到间接影响,但漫画行业本身其实一直在快速发展。”他对漫画行业的前景预判颇为积极,“95后、00后成长于读图时代,而漫画作为图文并茂的内容形态,它的读者群是不断扩大的;而且消费者对于动漫形态的接受度也越来越高。”

  面对整体“寒冬”,翻翻动漫在主营业务基础上延伸出关联业务漫画培训与衍生品开发以增加现金流收入。

  据沈浩判断,翻翻动漫进入漫画培训的机会源于两个方面:一是大环境趋于紧缩,各行业对培训业务的需求增加,漫画培训同样具有较大的市场潜力;二是目前国内漫画培训领域尚未出现全国性大品牌,进入的壁垒较小。

  米番绘馆是翻翻动漫与日本“漫画塾”联合创办的漫画培训机构,后者具有十八年漫画教学历史,积累了专业教材与讲师资源。翻翻动漫是“漫画塾”系列教材在国内的独家版权代理,米番绘馆也与“漫画塾”实现了讲师资源的打通。此外,作为漫画CP的翻翻动漫还为学员迈入漫画行业提供了路径支撑。

  “我们的目标是在行业内建立漫画培训品牌。”据沈浩介绍,米番绘馆早期以线下培训为重点,预计于今年下半年拓展线上教育。除了赚取现金流,翻翻动漫还希望借助教育培训挖掘优秀作者、实现人才转化。

  在成熟的日本市场,衍生品是市场规模最大的产业链环节,而在国内产业链中仍以游戏授权为主,沈浩从中看到国内衍生品市场潜力。

  此前,翻翻动漫已经通过经销代理海外衍生品的方式建立自身在衍生品市场的品牌知名度,打开国内销售渠道。其衍生品子公司迷萌文化是万代、世嘉等多个国际二次元衍生品牌的代理经销商,拥有八百余种衍生品的经销代理权。

  在打开衍生品市场之余,从2017年开始,翻翻动漫通过与日本合作方打通设计团队及生产渠道的方式,强化自身的衍生品自主研发与设计能力。“我们推出的都是国内顶级IP的手办商品。”沈浩向《三声》介绍,“我们同时做两件事,一是《快把我哥带走》这类自有IP开发,二是合作项目的开发,比如《盗墓笔记》和《扶摇》,虽然不是我们的IP,但我们会取得授权开发手办。”

  从衍生品代理到自主研发,沈浩的最终目的仍在实现对国漫IP的自主开发,“我们引进商品也是为了尽快在国内建立品牌和销售渠道。”

  当公司业务布局从上游扩展至全产业链,沈浩也在不断地反思现阶段的漫画行业的产业结构与IP开发模式。 “其实目前的IP产业链模式是没有问题的,一些大IP其实也是通过这几个环节的授权孵化的。”在他看来,爆款无法持续批量生产一个原因在于真正优质、能够走通全产业链的优质作品数量有限。

  “漫画是需要积累的行业,我们公司的优势就在于有比较长期的经验和资源积累,这样产生爆款的概率会高很多。经济一定是波动的,我们手头积累足够多的好作品,未来就能有更好的收益。”

网站首页  | 香港最快开奖现在直播  | 金多宝六和彩专家  | 482018.com  | 22444.聚宝盆开奖结果